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回 家

2019-07-22 21:45:45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口 赵 艳

这天,我坐昆明出发的普快火车回家。中午启程,半夜才能到。

快到了,列车员通知大家注意下站,并走到前面提醒其中的乘客说,你们可以先过去了,等会人很多,停车时间短,怕来不及。回答是好好好,我们这就走。

我手脚利索,早就拖了行李箱在连接处等着。听到一阵响动传来,是专门提醒的乘客“走”来了。准确地说,是坐着小木板车滑过来了。我惊异地看到,这是一对没有腿脚、高位截瘫的残疾人,男的有五十岁左右,女的年轻些,三四十岁的样子。大腿部位被截肢,身体杵在木板车里,是特制的小板车。他们用一块厚实的木头片撑住地面,推动小木板车行进,还背着包,显得异常触目。他们两个人加起来也没有一个正常人的身高。用个残酷的比喻,简直就是两个活动的粽子。乘客们看见后,喧闹的车厢忽然静默起来。过道本来狭小,大家纷纷闪身腾出地界,变得前所未有的通达。

他们到了连接处,把木头撑板和背包放在一边,停歇好了。男的笑着说,我老丈母娘每次都是这样,弄这么多东西。

女的嗔怪道,妈妈就这样,嫌麻烦,拿来我背嘛。

男的说,怎么会要你背,说笑话呢!

乘客和我看得动容和震撼——原来这是一对夫妻,回了一趟娘家。高位截瘫的夫妻!相依为命,出远门,奔波千里!

女的眼睛挺大,笑意写在里面,说,我每年都要回昆明看妈妈,她今年76了!

你妈妈放心你嫁那么远呀?到这里要坐十几个小时的车,路上这么不方便。我感叹地说。

没事。女的说。男的也说,交给我,放心!我该没欺负过你吧?

女的仰头翻他一个白眼,等待间隙他们还开玩笑。列车员好心地说,到了我给你们拿包,下车有坎不方便,我来抱你们下梯子。

夫妇一起摇头,说,背包就麻烦你们帮我拿了,我们可以自己下车,没事,能行的,谢谢哈!

两个列车员默许了他们的意见。车站到了,列车员打开车门,铺开连接的铁板。残疾夫妇双手撑着地板,先把木板车挪开,仅剩的大腿根部一边捆着一只胶鞋,算防护层。车厢和地面连接有三级梯步,他们的残躯只能用这几个字形容——“连滚带爬”,旁边的人看得提心吊胆,列车员伸出双手预防不测。

但夫妇成功着陆了,双手撑地,重新坐上了木板滑车。

大家都松了口气。我说,总算好了,到了!

好啊,你到家啦。我们还要赶到威远呢!家还在那里呢。女的说。

我惊异地叫起来,这都啥时候了!12点半了!到家还不得两点多呀?好累,就在车站打个旅馆,休息一晚,明天再回去吧。

打旅馆挺贵,今晚早点回去多好啊,回家一点都不累。他们一起笑着说。

残疾夫妇比我们正常人困难多了。身体残疾掣肘了他们的工作能力,收入相当艰难,所以才这么节省,可他们全程笑意。我屏息片刻,看着这对磨难夫妇,他们给了我最震撼的指导。深夜12点半了,我加快脚步前行,勇气增加了很多。不再埋怨没有买到高铁票,没人接我,以及别的烦恼。生活对我是仁慈的,知足吧,很幸福了!

出了站再往后看,两个小小的身影被我甩在身后一大截了。

但明明是他们把我甩得老远!